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皋亭山景区发布 2018-11-09 18:28

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众所周知,刘基佐朱元璋平天下,论天下安危,义形于色,遇急难,勇气奋发,计划立定,人莫能测。朱元璋多次称刘基为:“吾之子房也。”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着“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说法。他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著称于世。

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而在在文学史上,刘基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可见刘伯温不仅仅在政治上拥有极大的才能,在诗文造诣上也不遑相让。据记载,刘基居乡隐形韬迹,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寻以旧憾为左丞相胡惟庸所讦而夺禄。入京谢罪,留京不敢归,以忧愤疾作,胡惟庸曾派医生探视。八年,遣使护归,居一月而卒。刘基精通天文、兵法、数理等,尤以诗文见长。诗文古朴雄放,不乏抨击统治者腐朽、同情民间疾苦之作。著作均收入《诚意伯文集》。

事实上,在刘伯温隐居期间,就曾到过杭州,也在皋亭山留下过印记。至正六年(1346年),刘基接受好友欧阳苏的邀请,与欧阳苏一同来到丹徒,在距欧阳苏家附近的蛟溪书屋住下,过了一段半隐居的生活。以教授村里中的子弟读书来维持生活,偶尔和月忽难、陶凯等好友时相往还。

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至正八年(1348年),刘基结束在丹徒约两年的半隐居生活,再度投入人群。他来到杭州居住,他的夫人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即刘琏。在杭州的四年当中,他和竹川上人、照玄上人等方外之士时相往来,也和刘显仁、郑士亭、熊文彦、月忽难等文士诗文相和。而他的作品《友梅轩记》或许就写于这期间——

元末王昶隐居皋亭山中,在自居之所环植梅花,并且名其轩为“友梅轩”。有人就怪之:“友”为人之间的称呼,人怎么能称梅为友?正在杭州的刘基闻知此事后,为王昶辩驳道:“虽然此称呼意有所过激,但王昶是隐者,是自绝于世人而与卉木为伴者,人不可以无友,且梅有高洁之品质,是蝇营狗苟之人根本无法比的,昔人有佩服怒蛙的勇士之气而向怒蛙作揖的,王与梅为友,又有什么好奇怪的?”王昶听说这番话后,认为刘基是知其者,故请为轩写记。

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刘基《友梅轩记》:“皋亭之山有隐者焉,以‘友梅’字其轩,环其居皆梅也。或曰‘友’者人伦之名也,君子以友辅仁人,求其友必于人焉可也!梅卉,木也,人得而友之乎?生于世为人焉,舍斯人弗友,而卉木乎?取之斯人也,不既怪矣乎?刘子曰:‘否!彼固有所激而云也,夫彼所谓隐者也,不同乎人而隐;彼固自绝于世之人,而卉木之为徒也;彼固以斯世为不足乎,巳而隐以为高;彼固谓人不足与友,而卉木良我友也。彼诚有所激哉!世之如管鲍者希矣,剌于谷风,嗟于叶柔,膑于涓,卖于寄,累于灌,夫蝇营狗苟于拜尘之人友之,而不为损者鲜矣哉!人不可以无友,彼将何所取哉?梅卉,木也!有岁寒之操焉,取诸人弗得矣,舍卉木何取哉?且此物非徒取也,凌霜雪而独秀,守洁白而不污,人而象之亦可以为人矣。昔人有揖怒蛙而勇士至气,类以感之,直谅多闻之友,不远千里来矣,然则斯人也,弗怪矣。’隐者闻之曰:‘子知予,请书之。’遂书以记于轩。隐者,王其姓,昶其名。记之者,栝苍刘基也。”

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刘基,即大名鼎鼎的明代开国军师刘伯温,元末多次居杭,在杭任儒学副提举事等。据刘基《刘显仁墓志铭》:“至正八年,予初寓临安。”而《送钱士能之建昌知州序》云:“今年十月遇于杭,予以从仕郎为儒学副提举,又以疾谢事。”《送熊文彦归江西序》:“予居杭三年……比岁暮,予归浙东。”可知刘基此次居杭达三年。此后还有几次短暂居杭,其德才兼备,誉满杭城。结交了很多朋友,《诚意伯刘公行状》载:“(刘基)尝游西湖,有异云起西北,光映湖水中。时鲁道原、宇文公谅诸同游者,皆以为庆云,将分韵赋诗。公独纵饮不顾,乃大言曰:‘此天子气也,应在金陵。十年后有王者起其下,我当辅之。’ 时杭城犹全盛,诸老大骇,以为狂,且曰:‘欲累我族乎?’悉去之。公独呼门人沈与京,置酒亭上,放歌极醉而罢。时无能知者,惟西蜀赵天泽知公才器,以为诸葛孔明之流。”这就是著名的伯温“西湖望云”。

刘伯温:以梅为友,弗怪矣

但至正十八年(1358)后,刘基便再也没到杭州。所以《友梅轩记》必写于元至正十八年前,大致在居杭三年时,有充裕时间闲情逸致。

为您推荐
{{v.title}}
{{v.author}} {{v.published_at}}
{{v.title}}
{{v.author}} {{v.published_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