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和平解放,傅作义为何还是被共产党记了一笔细账?
无邪秦淮 2018-11-09 22:03

北平和平解放,傅作义为何还是被共产党记了一笔细账?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

本文来源:人民网,作者:郝在今。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多位高级将领起义,其中影响最大的,首推傅作义。

傅作义起义前任“华北军政长官公署司令长官”,统领25万大军,是起义将领中实权最大者,又是起义较早者。但傅作义的起义过程,又是最为艰难的。他不仅在起义前百般犹豫,甚至起义之后,也曾深深陷入苦恼。

【学习八路军,人称“七路半”】

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中,颇有些走捷径当官的人物,或留洋镀金,或老蒋提拔,但傅作义却身经百战——他是打出来的将军。

傅作义,山西荣河人, 15岁进入太原陆军小学,第二年就遇上辛亥革命,于是剪掉辫子,作了起义军学生排排长,还试图谋刺袁世凯;20岁,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23岁从军校毕业,在阎锡山的晋军担任排长、连长、营长,参加了第二次直奉战争;一年之内,从团长升到师长,从上校升到中将,成为晋军名将。

1927年,晋军转向支持北伐军,又向奉军进攻,傅作义师奔袭奉军重镇涿州。奉军全力反攻,晋军被赶回山西,傅作义的涿州成了孤城。面对军校老师的劝降信,傅作义答:“老师教授我们的学科中,从来没有投降一门。”傅坚守涿州三月,名动全国。

抗日战争,傅于绥远任第七军团总指挥,响亮地提出“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长城抗战、绥远抗战、平型关战役、太原守城……傅作义带兵转战18000里,作战290多次,立下累累战功。其中的“五原大捷”,更是国民党军队在抗战中首次收复失地。蒋介石特设“青天白日勋章”,第一枚授予自己,第二枚授予傅作义。

国民党高级将领总是派头极大,而傅作义却是朴素节俭,穿着同士兵一样的棉布军服,腰间扎着细皮带,人称“布衣将军”。

抗日战争中,傅作义的驻地与陕甘宁边区接壤,多次与八路军联合作战,很佩服共产党的做法。1938年,傅作义特派代表去延安,请抗大毕业生到自己的部队开展政治工作。八路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傅作义也颁布“十项纪律”,傅作义的部队中建立了“奋斗室”,军官家属组成“眷属团”,军人子弟上“奋斗小学”、“奋斗中学”。共产党搞土改,傅作义也“整理土地”,对于地主的土地,清丈之后,限制地租;对于领主、地商开垦土地未交地价的,收归国有,永远租给佃农……

傅作义的部队学习八路军,被其他国民党部队称为“七路半”,这引起了蒋介石的警惕。蒋介石特派中统特务到傅作义部队担任政治部主任,驱逐共产党员……

【国民党“中兴功臣”叫板毛泽东】

抗日战争胜利后,傅作义同共产党的关系变了。

日军投降,大量地盘等待接收。八路军在前线作战,很快扩大了控制区。国民党部队多在后方,动作就慢了。蒋介石命令各地国民党军队迅速争夺地盘,这也符合傅作义的利益。时任第12战区司令长官的傅作义,率领6万多人,奔向包头、归绥……此前,中共的陕甘宁晋绥5省联防军司令贺龙已经率军包围了包头、归绥,正待进城接收。傅作义大军突至,强占两城。傅部还远程出动,企图攻占解放区第二大城市张家口。

解放军奋起反攻,贺龙所部会攻包头、归绥,但苦战多日后,弹药棉衣缺乏,不得不撤出战斗。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傅作义以善于守城著称。这次固守包头、归绥,又大长威风。此后,傅作义又在华北与解放军展开激烈争夺。1946年内战爆发,贺龙的晋绥军区、聂荣臻的晋察冀军区会攻战略要地大同,口号为“进大同吃月饼”。阎锡山部队驻守的大同眼看不保,蒋介石灵机一动,决定把大同划归傅作义的第12战区,调动傅作义解围大同的积极性。傅作义果然积极,而且颇有心计。他一方面派周北峰去解放区假和谈,一方面派部队奇袭集宁,支援大同方向。经过激烈战斗,傅军攻克集宁,共产党部队不得已撤围大同。

1946年10月,傅作义声东击西,迫使华北野战军放弃张家口。傅作义开进张家口的第二天,蒋介石就在南京宣布召开没有共产党参加的“国民大会”。傅作义风尘仆仆赶到南京,国大代表隆重欢迎,奉傅作义为国民党的“中兴功臣”。

国民党军队派系林立,蒋介石一向视中央军为嫡系,歧视地方军。傅作义出身晋军,过去颇不得志,如今纵横西北、华北,与解放军作战旗鼓相当,成为国民党公认的战将。蒋不得不把“华北剿总司令”头衔交给他。

从绥远苦寒之地进入辽阔的华北平原,傅作义踌躇满志, 头脑开始发热。他自信能与“共军”决战,力挽狂澜——抗战中曾与共产党保持良好关系的傅作义,成了反共内战的急先锋,居然点名叫阵毛泽东,发表了《致毛泽东的公开电》。

傅作义“谴责中共发起内战”:“自去年日本投降,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的第一枪……”

傅作义斥责毛泽东:“我不禁要问,是谁杀死了他们……如果他们是在你的错误领导之下逞兵倡乱祸国害民,那就是你杀死了他们,在夜阑人静时,你应该受到责备,受到全国人民的惩罚。”

傅作义教训共产党:“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党,在决定政策时,无论如何,应该问问人民……人民今日最起码的要求,只是能在和平安定中活下去,绝不奢望在你们的战乱中再翻几个拼死的筋斗。”

傅作义还要替国民党招安共产党:“只要毛先生参加政府,以政府一员的资格,向政府保荐贺龙或你们任何一位先生接替我现任的职位,我不但首先衷心欢迎,并愿尽力促成。你如果不嫌的话,我自己愿在毛先生部下当一个最低级的职员,而绝对忠实的服从你。”

国民党《中央日报》全文刊登傅作义电报,大字标题是“傅作义电劝毛泽东,结束战乱参加政府”。共产党比老蒋更重视傅作义的那封公开电,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全文转载。解放军朱德总司令指示西北解放军向连级以上干部宣读。共产党也要拿傅作义电报当反面教材。

但傅作义哪里知道,为自己起草这封公开电的第12战区长官部新闻处少将副处长、奋斗日报社社长阎又文,其实是中共地下党员!阎又文得到为傅作义起草电报的任务后,曾请示组织,周恩来指示: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要能够导致傅作义部队狂妄自大。

【傅作义的“奇袭”与毛泽东的“空城计”】

形势比人强。傅作义怎么也搞不明白,内战初期频频得手的“国军”,为什么很快便处于下风了。

1948年9月5日,华北野战军攻击傅作义的基地绥远,迫使傅作义从北平、张家口分兵10个师救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傅作义面临两线作战,陷于被动。

无党派民主人士符定一是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习时的老师,他到达河北平山的中共中央驻地,为毛泽东带来一个重要情况:傅作义没有出路,有与中共和谈保存实力的可能。蒋介石也发现傅作义有此动向,给他指出两条路:北上援救沈阳,或是撤退江南把守长江。

两条路都走不通:北上援沈,正中“共军”围城打援之计;南下守江,兵权会被老蒋夺走。傅作义不是老蒋嫡系,在国民党中的地位全靠地方实力。可是,不动怎向老蒋交待?

“宜生啊!”蒋总统苦口婆心,“蔡廷锴投共了,有人说,你傅宜生也通共,我不信!从剿共开始,你傅宜生就打先锋!”傅作义只有苦笑,向蒋表态:“总统放心,我能坚守华北!”只要老蒋同意自己留在华北,傅作义就可随时转移绥远。到自己的地盘作战,傅作义就不怕共产党了。

“我期望你一举扭转战局。”蒋介石顺势逼向傅作义,“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傅将军,只有你了!”傅作义无法拒绝。

10月23日早上刚上班,傅作义的“华北剿总”就召集军事会议,部署奇袭兵团:步兵、骑兵相互掩护,中央军和傅作义部队齐头并进,对外号称援救太原,实际奔袭石家庄。密室中,傅作义向“第一线联络官”交待:奇袭行动的首要任务是解决共产党的心脏。打下石家庄后,立即会师直捣阜平,摧毁共产党的总部。秘书长王克俊特意挑选30名政工人员随军出发,任务是俘虏毛泽东……

上午10点,傅作义刚散会,北平的中共地下党员刘时平就得知信息。时任《益世报》采访部主任刘时平立即赶到秘密娱乐点与3位绥远老乡共饮。这3位是骑兵旅长鄂友三、保密局华北特别站站长杜长城、宪兵营长刘建龙,都是此次奇袭的关键人物。刘时平为三位老乡预先庆功,一顿老酒,搞清全部情报。

25日上午,电报转到西柏坡的中共中央军委。战将难打无兵之仗。此时的西柏坡,已把华北主力部队调到绥远作战,就连中央警卫团都派去打太原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紧张部署反击措施……

得知奇袭意图暴露,傅作义赶忙命令骑兵缓步,会同中央军步兵大队稳进。西柏坡那边,正在上演“空城计”。周恩来发电报调兵,毛泽东写文章宣传。第一则新华社电讯声称:得悉傅作义将进袭石家庄,号召解放区军民歼敌。这使傅作义犹豫:奇袭是否改为强攻?第二则新华社电讯详细揭露敌军进袭方案,号召解放区军民诱敌深入,聚而歼之。傅作义怕的就是孤军深入,但又怀疑毛泽东不过是唱空城计,犹豫再三,还是继续进军,不过,进展更慢了……

毛泽东又发出第三则新华社电讯: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

这下连奇袭兵团内部也稳不住了,副总指挥建议总指挥慎重考虑。总指挥郑挺锋却在征途中听到自己的军长堂弟在辽西会战中战败失踪的消息。关键时刻,华北主力3纵5天急行240里,回兵救驾。傅作义不得不撤销奔袭计划……很快,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大军入关,华北战场实力对比逆转。

【“北平和平解放我是冒着三个死”】

傅作义此时想到了“和谈”。他亲自与保定军校时的老师刘厚同密谈,通过刘厚同的地下党女儿试探与共产党会谈。

这时,美国却鼓动傅作义坚守平津,蒋介石也同意增加傅作义的装备,傅作义又起整军大战之雄心。

傅作义没有料到,毛泽东巧妙布兵,使傅的部队被分隔包围在张家口、北平、天津、塘沽几个点。骁勇善战的傅作义顿时陷于既不能撤也不能战的困境。他又一次成了守城将军,万般无奈,开始与共产党谈判。

1949年1月6日,傅作义派出的和谈代表到达解放区。两位代表都是与谈判双方有特殊关系的人物。燕京大学教授张东荪是民盟华北总支部主任委员,毛泽东、傅作义都曾托他接洽对方,是个合适的中间人。山西大学教授周北峰是傅作义信得过的人,思想进步,人称“红色教授”。

1月10日,中共方面林彪、聂荣臻,傅作义方面周北峰达成“会谈纪要”。可傅作义还是下不了决心。中共方面判断,傅作义仍未放弃守城的幻想,现在的谈判仍有可能是缓兵之计。1月14日当天,在接待和谈代表的同时,解放军对天津发起总攻。毛泽东发出《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与国民党政府和军事集团和谈的八项条件。

傅作义明白:除了毛泽东安排的前途,自己已没有其他出路了,于是立即致电周北峰“酌情办理”。

1月16日,毛泽东起草中央军委给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电报,布置谈判与作战的策略:对傅作义要求军队出城不要太远、太分散,都可以同意,关于补给也要负责协助……当天,毛泽东亲自执笔,以林彪、罗荣桓名义写信给傅作义,敦促他放下武器,接受和平改编。毛泽东曾说,解放战争翻过山顶之后,就可能出现传檄而定的局面,那将加速胜利,减少牺牲。现在,毛泽东向傅作义传檄了。

毛泽东给傅作义留下的思考时间是1月17日1时至21日12时。如果傅作义不接受提议,解放军将攻城。这确实是最后通牒。不曾想, 固若金汤的天津29个小时就被拿下。丢掉天津的傅作义还没有见到最后通牒,就下决心交出北平了。当天下午,谈判双方达成《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协议》。傅作义召集会议讨论北平问题,华北7省市议长与北平各界代表50人集会,一致要求和平解决,还公推何思源等11人为代表,出城与解放军谈判。

这天夜里,蒋介石给傅作义发了一封电报,恳求傅作义允许南京飞机降落北平,接走中央军少校以上军官。也是这天夜里,毛人凤指挥飞贼段云鹏,在何思源家屋顶安放定时炸弹。1月18日深夜,前北平市长何思源的住宅被炸,女儿何鲁美身亡。但老蒋没能炸死何思源。19日清晨,何思源头缠绷带,出城谈判……

1月22日,绥远长官董其武到北平看望傅作义,傅作义语重心长地说:“北平和平解放我是冒着三个死,一个是和共产党打了几年仗,不了解情况的人要打死我;二是蒋介石的特务和他的嫡系,随时都会杀害我;三是咱们内部不了解情况的人,也可能要打死我。我拼着三个死,决心走人民的道路!”

其实,傅作义身边,女儿傅东菊、智囊潘纪文均系中共地下党员。共产党已通过多条线索掌握傅作义的动向,引导他投向和平。

【“蒋介石一辈子耍码头,最后还是被你甩掉了”】

1949年2月3日,北平城沸腾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式隆重举行。

然而,并非全城同此凉热。万人空巷,斯人独处。傅作义没有参加入城式。解放军没有邀请他,他也没有主动报名。全北平似乎无人关心他的心情。全国闻名的守城将军,不发一枪一弹就交出城池?国军将领会不会骂自己是叛徒?共军将领会不会嘲笑自己是败将?傅作义从牙缝里说:“读报!”

副官战战兢兢地朗读:“傅作义将军:贵将军接受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所谓剿匪勘乱之伪令……”傅作义一把夺过报纸,这是1949年2月2日的中共华北局机关报《人民日报》北平版创刊号。头条:“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二条:“在人民解放军无敌威力下——古都北平宣告解放”。三条:“林罗两将军曾致函傅作义——任何顽抗必遭覆没,和平解决可望折罪”。

傅作义看得浑身发冷,共产党给自己记了一笔细账。想起边抵抗边谈判的那些日子,他紧张起来。

傅作义不知,这封以解放军平津前线指挥部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名义发表的信件,原来是毛泽东起草的,按照部署在入城之日公开发表。

并非所有人都能立即领会中共中央对傅作义的宽容政策。战犯怎能一夜之间变成功臣?不服气啊。看到毛泽东起草的这封信,得知中共的政策并非抹煞过去,他们才消了气。可是,傅作义看了这封信,却添了气。

毛泽东另有布置。

2月8日,林彪、聂荣臻、叶剑英宴请傅作义、邓宝珊。

北京饭店,小宴会厅,宾主就座,一言不发。是鸿门宴吗?林彪终于讲话了,语气倒还和蔼:“北平和平解放,傅将军是立了功的,共产党对于有功人员决不亏待。党内党外同志要互相合作。”礼尚往来,傅作义也谦恭地说:“我过去,主观上也想为人民做事,但客观上替地主资本家当了保镖。今后我听共产党的,北平的接管,共产党认为怎么办好就怎么办。” 叶剑英友好地说:“傅将军的自我批评精神令人钦佩,我相信我们会很好合作。”

傅作义谨慎地点头。这位叶将军曾代表解放军与国军谈判,似乎是个善解人意的人。

林彪言辞清晰地解释:“那封1月16日的信,是对傅将军过去的一个结论,以便我们开始新的合作。我们主张功过分明,既不因过去之罪抹煞今日之功,也不以今日之功含糊过去之罪。”历史将证明:这功过分明的话,不仅对傅作义适用,对于林彪自己,也是至言……

众将起立,昔日的战场对手碰响手中的酒杯。

消气之后,傅作义才想到回请林彪。盛大宴会在傅作义的西苑总部举行,出乎意料的是,酒菜上齐,客人依然未到。王克俊进来报告:“林彪将军说有病……”傅作义似乎早有预料,默默离去。厅堂乱了:“共产党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看在傅总面上,老子就跟他们拼了!” 一场欢宴流产了。谁也不知道林彪为何称病不至。

所幸,军管会很快召集傅部师以上军官开会。第一次听共产党领导训话,到会的将领不免紧张。讲话的是军管会主任叶剑英。叶剑英开口就说:“我过去也是一个旧军官……”

国民党带兵将领,谁人不知叶剑英?叶剑英曾任孙中山大元帅卫队营营长,北伐时乃第四军参谋长,在粤军诸将中,叶剑英与蒋介石的关系最深。叶将军多谋善断,风流儒雅,在国军中月薪5万,行军中用白兰地洋酒洗手!

最令国军将领不解的是:叶剑英为什么放弃国军中的无边前程投向共产党?

叶剑英坦率地说:“我参加革命,曾经犹豫半年时间:是要钱还是要革命?”“参加革命之后,立场变了,经过学习,思想感情也会改变,就能适应革命部队的作风。”叶剑英又代表中共保证:傅部军官原职原薪不变。

紧张的心情放松了,疏远的距离拉近了,傅部军官愉快地参加军管会举办的晚宴……

毛泽东曾风趣地对傅作义说:“过去我们在战场上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蒋介石一辈子耍码头,最后还是你把他甩掉了。”傅作义在国民党高层多年,与蒋介石依然隔阂很深,与毛泽东却是一见如故。谈到对傅部人员政策时,毛泽东大度地说:“我俘虏你的人员,都给你放出去!”这更令傅作义感动。毛泽东还安慰道:“对于你们来说,走革命的道路,要过好几个关,但是最主要的是过军事关。这一关过好了,以后的土改关、民主改革关,将来还有社会主义关等就好过了。”

傅作义并非没有听说过共产党的“洗脑”手段,但毛泽东的“洗脑”怎么令人如沐春风?

【与毛泽东长谈一天一夜】

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议在北平召开,代表共分5类:党派代表、区域代表、军队代表、团体代表、特邀代表,尽量照顾到各个方面。

毛泽东十分重视各方面有代表性的人物,对于司徒美堂、江庸等老人,还亲笔写信邀请。

特邀代表名单中还有:今年1月才起义的将领傅作义,4月还代表南京和谈的张治中、邵力子……有人提出:这些人不久前还是国民党大员,现在怎能摇身一变而成为新政协代表?我们有些长期从事民主运动的人士还没有得到名额呢。一句载入史册的牢骚出现了:“早革命不如晚革命,晚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不如反革命!”

这些意外参加新政协的人士,自己也很紧张。8月28日,北平城出入繁忙:傅作义将军出行,组织绥远起义。宋庆龄先生莅平,参加新政协会议。北平,傅作义早已交出大军;绥远,傅作义的旧部仍与解放军对峙。国民党特务积极活动,不少军官心存疑虑。

复杂的局面需要有影响的人物出马,毛泽东决定:请傅作义去绥远解决问题。有人劝毛泽东:不能放虎归山。毛泽东却相信傅作义。进城半年,毛泽东和傅作义会见7次,其中一次长谈一天一夜。

傅作义乘坐装甲专列出发了。远方,国民党那边也得知消息。视军队为生命的老蒋,最怕高级将领投共。蒋介石向毛人凤提出六大暗杀目标:李济深、程潜、龙云、傅作义、张治中、杨杰。老蒋要让共产党的新政协流血。毛人凤的六项暗杀计划紧张进行。突然传来消息:傅作义去了绥远——这就等于掉到特务窝中。毛人凤急电绥远的保密局特务赵思武:“着速就地刺杀!”中统特务张庆恩更加积极,傅作义一到,他就带枪拜见。多亏随同傅作义的阎又文警惕,布置警卫监视,张庆恩才没敢下手。傅作义在包头检阅部队,警卫搜索场地,发现一个窗口架设的机枪正指操场。

但大势已去,国民党将领纷纷与共产党接洽,接连不断的战场起义使国军内外受敌,防不胜防。1949年9月19日,绥远起义,通电全国。政协代表傅作义、董其武、孙兰峰立即赶回北平与会。

政协会议期间,薄一波与傅作义谈到今后工作打算。傅作义说,如果政策允许,愿意在黄河后套修水利搞合作农场。薄一波立即报告中央。周恩来提名傅作义任水利部部长。戎马一生的傅作义,对军队也是留恋的。国防委员会成立时,又安排傅作义任委员,后升任副主席。

傅作义担任的水利部部长并非虚职。毛泽东多次强调,民主人士担任政府职务要有职有权。傅作义对水利早有兴趣,解放前在绥远主政时就尝试治理河套水利,现在更把眼光放到全国,每年拿出1/4以上时间出京视察,走遍了黄河、长江、淮河、珠江、黑龙江、松花江的水利工地。他外出视察总是轻车简从,有时还自带行李。1974年纪念“二二八”起义座谈会,傅作义住院不能出席,特别委托董其武代自己宣读书面发言:“我是1895年出生的人,正是台湾被日本侵占的那一年。现居台湾的许多老年人,都是在那前后出生的。这些人以及晚出生一二十年的人,都受过外人的欺侮凌辱。你们骂我是降将,表示对我的话你们是不屑于听的。但我当时就认为,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二十五年的历史充分证明了,我做的确实是一件最正确的事。我现在仍然要劝说你们……”

傅作义与中共领导人结下很深的友谊。毛泽东多次请他到中南海谈心,周恩来更是经常与他会面。“文革”初期,周恩来特意开列特殊保护的民主人士名单,其中就有傅作义。

1974年初,傅作义患癌症住院。这时,周恩来也住院开刀了。听说傅作义病危,周恩来坚持到北京医院探望。周恩来俯身床边,握住傅作义的手,深情地说:“宜生先生,毛主席叫我看望你来了,毛主席说你为北平的和平解放立了大功!”

此刻,病重的傅作义已说不出话来。1974年4月19日,傅作义病逝,享年79岁。

为您推荐
{{v.title}}
{{v.author}} {{v.published_at}}
{{v.title}}
{{v.author}} {{v.published_at}}